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

這件事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

我不只一次遇到軍事專家張友驊,有一次是在師大後門,他騎腳踏車經過,另外有幾次他在書店抱著一堆書。 張友驊有一句名言:
這件事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,一個是當事人,一個是我,另一個是誰?很抱歉,我不能說。
有時候我覺得這句話很耳熟,因為帕麥爾斯頓勳爵(Lord Palmerston)在評論丹麥戰爭時也說過類似的話,他說:
問題實在是太複雜了,整個歐洲也只有三個人知道。第一個是阿爾伯特親王(Prince Albert),他已經掛掉了。第二格是一位德國教授,但他瘋掉了。第三個就是我,不過我已經忘了。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